全力以赴,决战深度贫困(决战脱贫攻坚·一线故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0-03-11 09:41

  图①:柯伟阳(右)在扶贫车间查看产品质量。
  阙鑫华摄
  图②:怀心强在进行工作调研。
  资料图片
  图③:潘隽玮在为病人做手术。
  资料图片
  图④:张江在研究扶贫项目资金安排。
  资料图片
  图⑤:吴永平(右)与同事商议工作措施。
  蔡鸿远摄

  脱贫攻坚是一场硬仗,而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三区三州”是连片深度贫困地区,确保如期脱贫摘帽,需要加大各方帮扶力度,做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工作。5名来自东部地区的援建干部,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来到“三区三州”、决战深度贫困的努力。

  把产业挪到家门口,建扶贫车间带动就业;组织培训提升职业技能,通过劳务协作增加就业机会;送医术上高原,为藏区培养医疗人才;引进资金带动产业发展,给老乡脱贫添动力;动员企业结对帮扶,拓宽产品销路……援建干部瞄准当地突出问题,开展精准帮扶,为群众尽快脱贫,全力以赴。

  ——编  者  

  

  产业挪到家门口,扶贫车间促增收

  “哒哒哒……哒哒哒……”初春时节,寂静的深山小村里,却有缝纫机踏板声此起彼伏。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拱北湾村扶贫车间,就设立在村口,20多名村里妇女在这里忙碌着,由她们缝制的迷彩工装,将交给厦门市和临夏州共同出资成立的厦临公司统一销售。一个季度过去,每名妇女同志的收入能达到8000元。

  前年8月,我从厦门市同安区来到临夏州对口支援。一路大巴从兰州过来,颠来颠去的5个小时里,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一下车的那种震撼让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山大沟深,高寒干旱,资源贫乏,产业急缺,这就是国家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之一的临夏州,面临的脱贫攻坚形势严峻而复杂。作为挂职的州扶贫办副主任,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用时9天,和一起来支援的挂职副州长邱武伟同志到8个县市一一走过去,发现两个关键性问题:农村闲置人口多、产业集中在城区。一方面劳动力没有市场,另一方面企业找不到员工。“人不动产业动”,让产业挪到群众家门口,怎么样?

  思路一开,资源就活。2018年起,按照“群众搬到哪里扶贫车间就建到哪里,哪里人口集中扶贫车间就建到哪里”的思路,临夏州尤其是深度贫困的东乡、永靖等几个县,在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和深度贫困村,扶持兴建了八宝茶包装、服装加工等劳动密集型扶贫车间。其中州政府支持厦临公司在东乡县河滩镇建立“卫星扶贫车间”,推行“总部工厂+卫星扶贫车间”的创新生产模式,实现了贫困家庭妇女在家门口就业,“有钱挣还离家近”。

  如今,厦门市在临夏州援建的扶贫车间总数达216个,占临夏州扶贫车间总数的比例达90%以上,解决了4430名贫困人口的就业增收问题。

  今年,临夏州将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649个贫困村全部退出、8县市整县摘帽退出,要想如期交上让群众满意的“脱贫答卷”,需要我们厦门、临夏两地干部群众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们也将全力以赴。

  福建厦门市援助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扶贫办副主任柯伟阳讲述

  本报记者  刘晓宇整理  

  

  组织培训提技能,劳务协作送岗位

  这两天对我们来说,手机信息是一条都误不起。

  为啥?从今年2月中旬开始,我们就通过微信、QQ等多种渠道积极收集就业招聘信息,并通过视频讲课等方式组织开展线上培训,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这关系到老百姓一年的收入和生活,咱马虎不得。

  一直以来,受自然环境制约,再加上劳动力分散、文化水平不高等因素影响,就业水平低、就业质量不高,既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发展的“老大难”,也是制约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瓶颈”所在。

  瞄准问题找出路,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首先从提高老百姓的就业能力入手,依托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开展电子商务、种植养殖、乡村旅游等技能培训,让大家“武装”起来。接下来,通过当地就业和转移就业两种形式,给“武装”起来的劳动力找到“用武之地”。

  一方面,我们重点培育当地优势产业,大力发展村集体经济。从山东援青资金中拿出1.09亿元,投入到全州200多个村,积极发展乡村旅游、养殖专业合作社等,这既壮大了村集体经济和产业基础,也带动了当地群众就业脱贫,一举两得。

  另一方面,我们利用“就业援助月”“春风行动”等专项招聘活动,组织山东企业到海北州开展联合招聘,并在济南、青岛等地设立了“青海省海北州劳务输出工作站”,提供就业咨询、法律援助等服务,让海北州赴鲁就业人员随时都能找到“娘家人”;此外,我们还在祁连县、海晏县建立了小微企业创业孵化园,吸引小微企业入园发展,给予租金减免、创业指导等优惠政策,通过鼓励创业带动就业。

  说实话,产业基础薄弱、市场主体不活跃仍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下一步,我们将打好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和高原生态有机畜牧业两张“王牌”,吸引更多的企业和资源,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岗位,用就业撬起脱贫致富的增长点。真希望有一天,人们再提到海北州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不只有无边无沿的油菜花、美味可口的牛羊肉、如诗如画的好风景,更有咱懂技术、有文化、勤劳热情的海北人。

  山东省发改委援青干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发改委副主任怀心强讲述

  本报记者  贾丰丰整理  

  

  医疗援助进藏区,健康扶贫上高原

  3月4日下午1点,我为患者缝合上最后一针线,历时3个多小时的腹腔镜下右肾实质切开取石和左肾造瘘术顺利完成。

  在护士的帮助下,我脱掉手术服,后背的衬衣早已被汗水浸湿,心跳明显加快,疲惫像潮水一样袭来。我突然想起出发前,上一批援助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医疗队同事的提醒:“在高原做手术,不仅是技术活,更是一门体力活。”

  腹腔镜技术在国内泌尿外科的应用并不罕见,但是迪庆地处藏区,医疗水平较为落后,医疗器械和医护人员的专业能力还不足以完全应对此类手术。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北院和迪庆州医院的协调配合下,手术必需的医疗器械得以解决。最终手术顺利完成,为当地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016年4月,瑞金医院北院与迪庆州人民医院结成对口帮扶关系,制订了5年援建计划。近4年来,结合国家健康扶贫要求与当地医院实际情况,我院累计派出8批医疗队共40名医护人员支援当地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每批援助半年。我所在的第八批援滇医疗队,由包括我在内的5名队员组成。

  此外,我院与迪庆州人民医院定期开展州内各乡镇的巡回医疗活动,送医下乡。早在2017年,我就从上海来到迪庆州参加巡回义诊。义诊结束后,我当即填报了援助医疗队的申请书,但由于科室工作分工原因,最终未能成行。这次入选第八批援滇医疗队,也算圆了我支援藏区医疗事业的一个梦。

  医院发展的关键是人才梯队的建设。因此,援助医疗队的队员们在完成日常诊疗工作的基础上,还有教学和科研任务。通过带教、课题研究等多种方式,培养当地医疗人才,最终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北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第八批援滇医疗队队长潘隽玮讲述

  本报记者  叶传增整理  

  

  投资兴建养殖场,圆了老乡脱贫梦

  几年前,藏鸡多是散养。按理说,规模化养殖利润高、效益好,为啥还要散养?概括起来一句话,缺资金。

  单就一个藏鸡育种,投资就不低。北京援藏队引进了一家养殖公司,但是人家一算这笔账,上千万的资金投进去得好几年才能见到成效,要是失败了,企业也担不起这损失。

  企业可以不干,尼木县的老百姓却不能不发展。我们北京援藏队和企业一合计,企业出一部分经费,我们再配套500万元的援藏资金,育种基地可算搞起来了。

  从种鸡到商品鸡,藏鸡的成型之路还需要一个金窝窝——宽敞的鸡舍。可这么一来,成本又要大大提高。和我们合作的那家养殖公司,前期已经投了不少钱,还没见到利润,这时候让他们继续追加投资扩建鸡舍,那可不是为难人家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京援藏队又拿出9600万元——企业一分钱不用出,只负责养殖场建成之后的后期管理。扩建后的鸡舍宽阔明亮,一点也不比大城市里的现代化养殖中心差。

  除了建设大型养殖中心,我们还直接把资金投到村里,为合作社兴建养殖场。河东村的贫困户次仁桑珠一直都有脱贫梦,却苦于没钱没场地没牲畜。自从北京援藏队投资在村里建起了养殖场,次仁桑珠劲头十足。经过刻苦钻研和学习,他不但自己脱了贫,还成了养殖专家,引导更多老乡致富。看着北京援藏队建起来的新房子、买来的新设备,村里的老百姓都竖起大拇指。

  尼木县的藏族文化传统浓厚,藏鸡、藏纸、藏香都是宝贝。在尼木县非物质文化展示示范区和卡如乡温泉驿站,有各种特色产品展示,这都是援藏资金投资建设的旅游和展示项目。它们不仅拉动旅游、打响品牌、繁荣文化,还能带动就业,促进发展,让尼木成为藏文化旅游的“打卡点”。

  资金撬动产业、撬动建设,也撬动人的观念,咱们不仅要帮尼木脱贫,更要帮老百姓致富。

  第九批北京援藏队队员、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尼木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江讲述

  本报记者  徐驭尧整理  

  

  动员企业结对帮,优质特产销路宽

  我叫吴永平,是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的副镇长,目前挂职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政府办副主任。

  茂县是农业大县,蔬菜产量年均13万吨,这里盛产甜椒、番茄等高山蔬菜,虽然绿色优质,但由于销售渠道单一,往往卖不出好价格,影响了当地百姓脱贫致富。

  为了补齐茂县蔬菜加工、储存的短板,我多次拜访温岭红日供销有限公司,向他们推介茂县的特色农产品,阐述“行业协会+合作社”一对一结对帮扶模式,分析合作双赢的前景。后来闲聊时,董事长江福初说我的手机就像“24小时服务热线”,企业有啥问题我都会随时解答,当初就是被我这种真诚打动,才决定来茂县实地考察投资。听完这话,我感触颇多,也更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分量有多重。

  从2019年8月红日供销公司茂县分公司成立以来,共采购、销售茂县蔬菜1286吨,合计462.39万元,带动424名贫困群众增收。还为当地80名贫困群众提供了季节性务工岗位,人均年收入增加万余元。下阶段,公司还计划在茂县设立蜂蜜加工厂,这样也能惠及茂县更多的贫困户。

  茂县的大部分贫困村位于山区,这些年为了脱贫致富,村民种植了花椒和百余亩的李子。但由于地处高山,道路狭窄,运输极为不便,农产品无法走出深山。

  了解到情况后,我马上联系到温岭的爱心企业,成功牵线浙江一家银行。他们不仅向茂县雅珠村捐赠20万元帮助修建道路,还将雅珠村作为结对村。如今,我们正在跟银行商量着,下一步如何在村民就业、助学、助残和济困等多方位开展帮扶。

  两年多时间,我从未放缓过精准扶贫的行动步伐,按照“因企施策、因地制宜”的原则,把民营企业的产业资源优势与茂县的贫困村、贫困人口脱贫需求对接起来。2年来累计动员温岭14家企业结对帮扶15个贫困村,共投入帮扶资金150余万元。2019年温岭籍企业家在茂县累积投资额达1亿元左右。

  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副镇长、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政府办副主任吴永平讲述

  本报记者窦瀚洋、通讯员泮永翔整理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11日 13 版)

(责编:牛镛、岳弘彬)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